欢乐斗牛腾讯版对人的打击比爱情更大

  迟到和缺席,并没有很深的鸿沟。一场会45分钟,第39分钟,有人来了,和缺席有什么区别。

  70岁的时候,终于和当初相恋的人走到一起,所剩光阴已经无几,彼此都不能把最好的年华献给对方,一同守望幼小生命的成长也不再可能。

  说爱情一定不会缺席的人,心里是遗憾的,忐忑的,怕等候不来,才给自己打一剂强心针,让自己有坚持下去的勇气。但太久的迟到,已如同缺席。

  有位朋友,常劝我找对象。他说,现在的年龄,是身体最后的黄金时间。如果再不享受激情和快感,过几年,就永远不可能了。他说和女朋友同居,已经没有生理上的快感,很多时候,只是为了满足心瘾。

  我问起婚姻。他说,周围人的婚姻,很少有满意的,还算不错的,是夫妻双方都不太干预彼此的生活,比较自由。言外之意是,他们并不很忠贞于婚姻。

  我周围的人,大部分结婚养娃了。他们当中,婚姻顺利的,多半是和中学或者大学同学谈起恋爱,时间长了,顺理成章结婚。大龄恋爱结婚,不牢靠的居多。

  大龄单身者,经历的人和事多了,会设防、会挑剔、会比较,不太愿意曝露真诚,眼中先见到对方的瑕疵。

  为了结婚,对爱情之外的要求多于爱情。婚姻对他们而言,毫无神圣感,不是奢侈品,而是必需品,能凑合用就行了。

  很多人选择单身,是要和这种三观对抗。她们不想苟且、凑合地过下半生,不愿意让并不心动的人成为今后的伴侣。

  但人生有种种不如意。你不想苟且,可能连苟且的机会都没有。一切等待,都要付出代价,而且,不能保证结果。

  婚姻也未必是美好的结局。结了婚,还可以离。认识一位姑娘,大龄单身,闺蜜都结婚了,她并不着急。她说,过几年,等她们都离婚了,就又跟我一样了。

  男的无非种地、读书、做官,女的无非是纺纱、做饭、养娃,媒人介绍,父母同意,就结婚了。婚后讨论的也都是“苞米淹坏了没”、“娃尿炕了不”。

  今天不一样。一个喜欢爱伦坡、波伏娃的姑娘,碰到爱在朋友圈集赞转鸡汤的小伙,哪怕再帅,也未必愿意跟他步入婚姻殿堂。

  社会的多元,人和人背景的差异,消遣种类的繁多,让人在精神上越来越适合独居。

  但肉体上不是。生理饥渴和情感饥渴,是独居的代价。虽然未尝不可以用别的办法弥补,但那和美满的婚姻带来的慰藉,不可同日而语。而且两者是相悖的。爱情和婚姻一旦亵渎打碎,想再拾起来,不容易。

  我跟他在南开大学咖啡馆里见过一面,他谈起女友,滔滔不绝,没有一个词是批评苛责,他说,再也没有别的姑娘像她那么好,那么懂事,他说自己从姑娘身上学到了太多。

  他是有福报的人。生活自律而谨饬。我的读者群,叫晨读晚课群,建群时,提议大家每天晨读,刚开始人很多,一个月后,只剩十来个。坚持两年晨读不间断的,只有他。

  但理智上,我知道,自律不是好运的充分条件。没有任何事情,只有单一的原因。他是名校硕士,工作稳定,为人靠谱,长得也帅。

  自律谨饬很重要。但自律本身就是自律的目的。好好生活,本身就是好好生活的目的。如果只是为钓一个人才好好生活,那不是自律,那是自欺。

  即便其他条件都和他一样,只是把性别换成女,在33岁的年纪,没有工作之外的社交,想等来一段美好的感情和婚姻,挺难。无论你如何坚信自己的出色,都不会改变庸俗的现实。

  于是,很多大龄单身者慢慢妥协,在看到无望收获钟意的爱情时,开始犹豫,觉得如果青春换不来爱情,换来物质上的稳定也好。

  没有谁在20岁的时候,愿意容忍伴侣的不忠贞,但到了40岁,很多人会默许。也许以爱的名义,其实是恐惧用青春换来的一切再失去。

  这种顽抗不是毫无代价,男性的代价是身体机能一天不如一天,女性的代价是容貌一天不如一天。

  也许一百年后,大龄单身者不再遭受诧异的目光和舆论的压力。时代会慢慢理解,不同的人,都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。

  就像夫妻是合床睡还是分床睡。合床睡的人总以为分床睡不可想象,其实分床睡的夫妻一样可以感情甚笃。

  也许未来,不复有“单身狗”、“剩女”的说法。人们将互相尊重彼此的生活。但在那一天到来之前,大龄单身者,尤其是单身女,是作为中流砥柱存在的。

  正因为有她们,别人才会有勇气坚持下去,她们会说:看,那么优秀、那么漂亮的人也单身,单身不可耻。

  亲情会缺席,健康会缺席,理想会缺席,一切都可能缺席,包括爱情。很多美好的缺席,对人的打击比爱情更大。

  不要看到大龄单身女步入婚姻殿堂,就以为爱情终究会来。也不要看见一度甜蜜的新人撕破脸,就对爱情失去信心。

  每个人的生活,都和他人不一样,都是自己修来的。对爱情的理解,如果要建立在他人的感情史上,势必不堪一击。

  在有瑕疵的生命中,去尽心尽力,才有望企及真正的圆满。范仲淹有诗:寒冒雪霜宁是病,静期风月不须春。爱情来了,很好,不来,也不坏。

  对你充满信心的人越多,你需要负责任的人越多。人都是有状态波动的,有高潮,有低潮,当你屡次展现高潮的时候,别人会剥夺你低潮的权利。

  上班第一天,领导给我个任务,让我统计数据,汇总成表,一周完成。我估算了下,别说一周,一天就能完成。

  做到三分之二,领导叫开会。开会非常无聊,开到一半,我溜回办公室干活。下班没做完,加班两个半小时,终于弄好,发给领导了。

  第二天,领导批评我,说不该开会时溜走。我说我是干活去了。领导说,活要干,但不该在开会的时候干。我说,我是希望抓紧干完,而且已经干完,发你邮箱了。

  我的工作可以说完成得很完美,但领导看完,给我提了几条意见,让我改。我很快改完,发给领导。他又给我增加几条意见,让我继续改。

  多年之后,认识个朋友,在一家非常有名的外企工作。我说,你们公司员工素质应该都挺高吧。

  她说,哪里,好多人挺蠢的,简单的事情都干不好,经常需要我帮忙。我说,人家干不好你就能干好?她说,她们半小时都弄不好的东西,我三分钟就弄好了。

  我说,那岂不是让别人很受打击?她说:你笨呀,我虽然三分钟能做好,但我怎么可能让她知道,我要拖到一个小时再给她。不然,她知道你比她强那么多,你就死定了。

  很多时候,即便你顺风顺水,也不能表现得顺风顺水,要呈现给人一种稍微有些吃力的样子。

  你要跟他讲,我有多么辛苦多么累,每天洗头都掉头发,夜里愁得睡不着觉,他就放心了,觉得这是你加工资拿奖金的代价。他心里就会平衡一点。

  以前我在人人网写文章的时候,有个作者经常跑来看我文章的阅读量。人人网日志有最近来访者的头像,他总是出现在最前面,但从不见他留言,也没见他分享过。

  有一天,我发了篇很垃圾的短文,他居然分享了,评语是:原以为王路水平有多高,看来不过如此,哈哈哈。

  我得感谢他。他教会了我一个道理,这个道理因为我不懂,吃了好多年的亏,从 2008年到 2014年都是。

  在 2014年之前,我的职业还不是写作,而是在一家事业单位,做点不知道什么性质的工作。

  所谓不知道什么性质的工作,叫办公室工作,别人的部门叫财务部、人力资源部,我的部门就叫办公室,别人有什么事都找办公室。

  办公室工作的内容之一,是写会议纪要和日报,这种工作并不难,但是很多人写不好,因为我能写好,很多会议纪要都让我来写,干得活多,还引起别人的嫉妒,对于自己能力的提升又毫无帮助。

  我在很长的时间里不懂得这个道理。我以为,一个普通员工应该把工作做得出色,越出色越好,从而赢得领导的认可,然后就会交给你更重要更有价值的工作。其实不是。

  在很多情况下,核心的工作不可能让你接触到。你干了,别人干什么?别人怎么吃饭?

  并不是说,只要一件事情做得足够优秀,就有机会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。这中间是有一道鸿沟的。要等到有桥出现,才能过去。

  孔子讲,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。老子讲,和其光,同其尘。一颗再硬的钉子,也得找对木头,才能往上钉,对着石头钉,就是砸不弯,也磨秃了。

  如果我当时不改行,干到现在,也只能在办公室写写会议纪要。写得越好,留给我的会议纪要就越多,搞文学就不要想了。

  要避免自己的精力在不喜欢的事情上磨掉,就只能和光同尘。和光同尘,才能韬光养晦。在韬光养晦中,慢慢寻找可以释放自己本事的路径。

  为什么我的工作一直干得不出色呢?干得太出色,你就会被工作绑架,没有自己选择的余地。

  一个人如果老是受表彰,得嘉奖,不喜欢他的人会嫉恨他,喜欢他的人会对他期望越来越高,把越来越难摆平的事丢给他,哪天,一件事情干砸了,就完蛋。

  嫉恨他的人会欢呼,喜欢他的人会痛心:一直对你充满信心,这次怎么表现得这么糟糕,让我们失望呢?

  如果我连发三篇还不错的文章,第四篇突然没那么好,就会一大帮读者说:王路,你怎么越写越差,我都想取关了。

  问题是,我没有理由让别人对我充满信心啊。我也没有能力保证不让谁失望。一旦有人对你充满信心,就意味着你得对他负责任。

  对你充满信心的人越多,你需要负责任的人越多。人都是有状态波动的,有高潮,有低潮,当你屡次展现高潮的时候,别人会剥夺你低潮的权利。

  你要悠着点,不要让人家觉得你太好。人家觉得你太好,就会给你发一张好人卡。平常要多留些瑕疵给别人,稀里糊涂混混,没事卖几个破绽,干得马马虎虎,别人也不会太在意你,你就还有自己选择的余地。

  赏饭加微信:huanghuangmiao2(备注广告),部长微博@小明牛哲学